我們的服務項目

“異性伴遊”異軍突起是耶?非耶?

瀏覽量:153次 發布日期:12/19/2016
近日民警在酒店抓獲一20歲月薪8千餘元某公司白領“賣淫”女子,女子稱工資不能滿足她的日常開銷, 就“兼職”做了“異性伴遊”提供性服務。如果你現在在網上搜索“伴遊”會發現大多數都是“異性伴遊”女性居多,也有男伴伴游為富婆提供特殊服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導遊管理條例》規定導遊人員是指“取得導遊證並接受旅行社委派為旅遊者提供嚮導講解及相關旅遊服務的人”。但《條例》沒有對“伴遊”特別是“異性伴遊“做出非法與否界定。北京市律師協會的律師認為 “伴遊”和“異性伴遊”服務是不可能合法的。
  
  “異性伴遊”的出現是隨著“享樂社會”的出現而產生的。“海南前線”網報導上海某公司朱先生12月準備到海南三亞洽談業務簽定合同,一天時間就能完成公幹,剩下的時間就想放鬆自己,就在網上發佈了“招聘伴游小姐一名,酬金每天500元以上” 聘請異性伴遊的資訊。幾個伴游小姐跟他取得了聯繫後,他選擇了這些伴游小姐傳過來的照片中的一個。到三亞完成應酬後,朱先生脫掉平日西裝革履躺在沙灘椅上,在善解人意激情奔放的“伴游”美女伴陪下,感覺非常妙不可言。“異性伴遊”就在這樣的金錢社會“高生活品位”驅使下產生了,男女相陪或男女“相配”就是這樣簡單。在海南本省的遊客也有上網找伴游小姐結伴自駕車黃金周或周日環島旅遊的。
  
  至於“異性伴遊”的資費那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雙方情願自願誰也管不了。一個網名“張婕”的女子“伴遊”啟事稱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伴遊收費每天50元。一個網名“toxicpixy”的海口女子稱22歲身高161cm體重59公斤,可以提供海口及周邊城市的伴遊服務,收費每天200元。收費最高的是提供外語服務的伴遊人員,價碼最高達每天4000元。一個網名“kelly3333”的女子稱可提供海南及周邊省份的伴遊服務,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收費每天500元。一個網名“enzel”的女子自稱21歲身高160cm會說韓語,提供伴遊服務的價碼每天4000元。由於改革開放造就了國內成千上萬的百萬千萬億萬富翁,你要到高價他還感覺享受了“高品位”的包括性的服務,“高額”“異性伴遊”服務大軍就這樣蓬蓬勃勃發展起來了。 
  
  “異性伴遊”從業人員的自身素質有標榜專科本科水準的,有自稱博士頭銜頭銜的,有在校大學生也有畢業從事旅遊工作的大學生,也有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的“江湖”風塵女。相當一部分異性伴遊人員選擇這種高風險行業,標榜抱著“不指望這個生活,只是想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們一起遊山玩水,感受大自然”,“旅遊是一種心境,帶上你的好心情與我一路同行”的人也不在少數。還有的將自己“異性伴遊”職業描述得更為前衛新潮,“開朗熱愛生活希奇古怪不按常例”,或者是“喜歡浪漫相信緣分性格反叛”的“新新人類”。
  
  從事“異性伴游”的根本目的其實就是金錢。大學畢業的盧小姐說念大學的時候常上網接觸到了伴遊這個概念,意識到這是一個掙錢的好法子。由於出身貧困農村家庭,父母為了供她讀書已經負債累累,不忍心父母年復一年地操勞下去,於是想利用課餘時間從事伴遊服務勤工儉學。大三暑假前她把帖子掛在網上從回帖中精心挑選了第一個伴遊對象,陪外地客人到三亞沿途給客人講述海南的風土人情,掘得第一桶“異性伴游”金。起初她一再提醒自己只做純伴遊陪吃陪喝不能把自己肉體陪上。當看到一些家庭背景好的同學穿戴名牌到高檔場所消費時,盧小姐對金錢的渴求也越來越強烈,終於有一次在客人的金錢誘惑下獻出了自己的貞體。她說幹異性伴游這一行大部分都有“肉體接軌”的事,高收入必然要有高付出。這就是“異性伴遊”的真實性。
  
  對於異性伴遊職業到底是持什麼態度?海南某大學旅遊專業的吳同學認為從事伴遊時間短收入高,對學業緊張的大學生來講非常適合勤工儉學。特別是學旅遊這個專業的提前接觸社會,書本知識和社會實踐結合起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其實“異性伴遊”就像“髮廊女”“按摩女”或者酒店旅館“性服務者”一樣,就像80年代“未婚同居”“情人現象”“一夜情”一樣,開始沒有誰不嗤之以鼻的,可是當金錢社會洶湧大潮衝擊道德堤岸搖搖欲墜之時,當社會低收入群體低檔不了高消費的誘惑,或者乾脆說新生一代把性看作是享受的第一門戶了,難道法律和道德還能有什麼震撼和約束力嗎?與其像本文開頭那樣對8000元月薪女白領實行抓獲,還不如順其自然承認這種職業的合法性,承認這種數百萬人從事的職業,不也是建設和諧社會的內容之一?

女白領兼職賣淫的一聲歎息
  2008年1月13日晚上,公安局朝陽分局建外派出所民警接到舉報,說有人正在附近酒店裏從事賣淫活動。民警就連忙趕到現場,當他們沖進房間時,看到一位年輕女子,民警要求其出身份證,該女子連連稱,你們不要這樣,我錯了,我配合。隨後民警將違法人員帶回了派出所(1月18日北京電視臺)。

  我不想從道德層面去詬病這位女白領,因為我知道,在不少人信奉“道德能當飯吃嗎?”“良心值多少錢一斤?”的時代,道德批判是蒼白的,詬病也是詬了白詬。只是按常人思維和智商,我無論如何也不能理解這位女白領的所作所為。

  法律是最低的道德,守法(當然是良法)應當是文明社會每個公民都須恪守的基本德行底線和操守紅線,這條底線應當是一個普世的人性文明衡量標準。當民警對這位女子發問:“知道公安機關為什麼抓你啊?”她回答:賣淫。顯然,事前她是知道賣淫違法的,其行為屬明知故犯知法犯法。

  道德是最高的法律,在一個充分尊重公民人僅、尊重公民價值選擇自由的社會,一個公民只要不違法,其崇尚什麼樣的價值觀、恪守什麼樣的道德標準,大抵是公民個人的私權領域範疇。其行為只要不違法,礙不著別人什麼事;別人可以看不慣,但管不著。比如,時下少數國人趨之若鶩方興未艾的“婚外情”、“一夜情”“包二奶”“包二爺”之類所謂前衛時尚雖然不合主流道德,但卻能遊走於法律邊緣,並且未突破法律底線紅線,你可以用主流道德標準予以譴責,法律對其卻無可奈何。然而,這位女白領卻不屬此類。其行為不僅突破了公法底線,而且突破了私德底線。其性亂行為如果不收錢則可歸入“婚外情”“一夜情”之列,人們即使不寄予同情但也拿她沒辦法;而收了錢則是突破了法律道德雙重底線的“賣淫”性交易,不僅為文明人所不齒唾棄,而且為法治社會所不容並受到法律制裁。正所謂:“只有一點點不同,就有無窮的區別”。

  女白領兼職賣淫的動因理由更令人匪夷所思。這名張姓女子是一家公司的白領,每月工資八千多元,但即使這樣依然不能滿足她的日常開銷。一次偶然的機會,張某在網上看到某網站正在招聘伴遊。於是她就幹起了這個所謂的兼職。姑且不論其每月八千多元高薪本當衣食無憂開銷不愁,即使真的收不抵支入不敷出,以兼職賣淫這種對法律道德雙重踐踏的方式解決問題,顯然不是一個正常人理性人文明人所思所為。不客氣地說,以兼職賣淫這種極端變態手段掙錢,本質與竊賊盜取別人錢財何異?不同的則所竊之物有人財區分罷了。

  令我欣慰的是,這位白領才剛芳齡20,而且是首次失足試水。對民警“現在有什麼心裏話?”的問話,其回答“後悔”二字。從這個意義上說,其出師不利馬失前蹄未必不是好事,她的人生路還十分漫長,興許在恥感心理障礙和悔意慣性作用下,被查之日正是她人生迷航的終點和回頭是岸的起點。

  月薪8000女白領兼職賣淫個案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導致類似個案發作的環境誘因還在。我注意到,誘惑導致女白領失足涉水的是所謂的伴遊行業。有記者在網上對伴遊行業進行搜索,結果發現內容五花八門,而且其中大多數都注明是異性伴遊,並且以女性伴遊居多。這種伴遊行為是否合法?相關旅遊局表示,這跟他們沒關係,旅遊局不兼管這個行業。《中華人民共和國導遊管理條例》明確規定:導遊人員是指取得導遊證,並接受旅行社委派,為旅遊者提供嚮導、講解及相關旅遊服務的人。條例並未對所謂的伴遊做出相關規定。有律師解釋說:導遊作為商業活動,必須成立相應的組織或公司,而工商機關不會認可陪酒伴遊的經營的範圍。從經營的角度看,伴遊是不可能合法的。很多人結伴旅遊是一種健康的行為,能擴大交友範圍,但網上這些所謂的伴遊行為,其實就是掛羊頭賣狗肉。由此,如果論由異性伴遊畸形發展下去,誰能保證月薪8000女白領兼職賣淫的醜劇不會重演呢!

  孟子曰:“夫人必自辱,然後人辱之;家必自毀,然後人毀之;國必自伐然後人伐之。”我無法理解月薪8000女白領兼職賣淫的人性和智商,唯有一聲歎息。當然,我不止為女白領歎息,還為造就她的環境土壤歎息。

 

指壓 按摩 舒壓 舒壓 小姐 外約 按摩 全套 外約 半套



上一篇:伴遊=小姐?   |   下一篇:看A片
© 2017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