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服務項目

伴遊=小姐?

瀏覽量:211次 發布日期:12/19/2016

 

  伴游,這個近年來冒出來的服務借助互聯網迅速蔓延,現在只要您願意,無論走到哪一個大中城市或風景名勝,都可以享受到所謂的“伴遊”的服務。儘管伴遊現象飽受爭議,且被旅遊部門封殺,但仍有很多人懷著種種心態加入其中。

  伴游女生自述:賺錢就得滿足客人“需要”

  五一節前夕,記者以從北方來滬開會需要伴遊服務為由,在“玩伴中國”網站找到了一名叫“婷”的孩兒。婷告訴記者,她是浙江人,在上海念書,今年20歲。這是她第一次從事伴遊服務。在此之前,她身邊的幾位同學都嘗試過伴遊,而且收入不菲。於是,她也心動了。

  據她說,伴遊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正規伴遊,即只陪客人遊覽,包括門票、交通、吃飯等所有費用均由雇主承擔。這樣的服務,一天500元。而另一種則是在此基礎上提供額外的“服務”,滿足客人的“需要”,如此每天2000元,但是價錢好商量。

  記者追問她可以提供哪種服務,得到的回答是,節前她打算只做正規伴遊,但是網上的“雇主”一聽就沒興趣了。為了掙錢,她只好有所“鬆動”。

  記者調查:異性伴遊暗藏情色陷阱

  以“商務伴游、公關導遊”等形式的伴遊目前在國內極為普遍。然而這個行業裏魚龍混雜,純粹的伴遊服務和變相的情色伴遊兼而有之,裏面甚至暗藏多種陷阱。

  一方面,很多違法分子以“伴遊”為幌子,進行賣淫嫖娼活動。曾有媒體爆出,西安三陪女冒充大學生,以提供伴游服務為名,為了賺錢想盡辦法要上床的事情。而也有單純的女大學生,被高薪所誘,前往所謂的“伴遊公司”應聘伴游小姐,結果遭到老闆和雇主拍裸照敲詐。杭州就曾有過類似的新聞。

  法律專家表示,儘管旅遊管理部門嚴厲封殺伴遊,但由於大多數非法伴遊活動都是通過互聯網進行聯絡,在賓館、私房等隱蔽場所進行交易,所以管理上存在難界定、難取證的問題。要避免伴遊中存在的“陷阱”只有靠當事人自己潔身自好,免得惹或上身。

  網上海選臨時男友:不為錢,玩的是“心跳”

  節日期間,網路聊天室和論壇裏常見這樣的帖子:我是某某大學的,家在外地,快畢業了,閑著沒有事情,打算去上海玩玩,希望找個臨時找個男朋友,不談錢,更別把我當小姐,我的聯繫方式是……

  李小姐研究生畢業後來到上海工作,她沒有男朋友,在上海也沒有親人。今年五一期間她就通過互聯網“招聘”了一名男朋友。

  “和陌生人打交道充滿了神秘感和好奇,這位男士很有風度,我們玩得很開心”李小姐說,前幾天和這位男士去杭州旅遊的經歷令她十幾分難忘。

  短短2天一夜的旅程中,他們共同遊覽了新的西湖十景,晚上一起泡吧,最後開了兩間房分開睡,所有的費用都是AA制。李小姐表示,她的這位旅伴很有風度,總是搶著跟她付錢,但是被李小姐拒絕了。

  “我的朋友們後來知道這件事,都為我捏了把汗。她們為我後怕,萬一同行的是壞人怎麼辦?”而李小姐卻說,她相信自己的感覺。

  記者調查:到底為什麼伴遊?

  據調查,大多數有意嘗試伴游或類似行為的人,都稱自己受過高等教育,學歷至少是專科以上,還有很多碩士、博士。還有一部分人在自我介紹中使用了英語。然而,這些資訊的真假難以考證。

  許多參與伴遊活動的人在自我介紹中都把自己描繪成開放、活潑、容易溝通,思想前衛的人。有人為自己明碼標價,也有不談價錢需要面議的。投身其中的人有男也有女。不過明眼人從網上留言中不難看出,加入類似群體的人無非抱著兩種心態:一是為財,二是圖新鮮。

  只有一點可以肯定,五花八門的“伴遊”或者“聘友”都存在很高的風險。在由此帶來的高收入和高刺激背後,更多隱藏著一些人醜陋的欲望。

 

指壓 按摩 舒壓 舒壓 小姐 外約 按摩 全套 外約 半套



上一篇:空姐初次飛東京要求我伴遊   |   下一篇:“異性伴遊”異軍突起是耶?非耶?
© 2017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