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服務項目

一個伴遊小姐的自述

瀏覽量:298次 發布日期:12/19/2016

 

   16歲開始當情人
   昨日上午11點,在江北一家幽雅的茶樓裏,玲子等著記者。她說,選擇這裏,是因為她的墮落是從這裏開始的,也要從這裏結束。
   為了掩飾6個月的身孕,玲子穿著寬大黑色的外套,埋在沙發中,優雅地撥弄著盤中的西餐。故事從她的16歲開始。
   1998年11月,在一家職中就讀公共關係與文秘專業的玲子再也忍受不了讀書的枯燥,瞞著家人,悄悄退學——她要與一個女同學比高低:女同學不及自己漂亮、聰明,憑藉伴遊小姐的職業,找了一個有錢的情人,就“烏鴉飛上枝頭,成了鳳凰”。作為校花的玲子很不服氣,“我比她更有資本,我一定要超過她”。退學當日,玲子直奔解放碑一家商貿諮詢公司,應聘上了城市伴遊小姐。
   第二天,業務來了,老闆帶著玲子第一次出團。“客人就在這家茶樓等著,是一位廣州來的生意人。”從玲子一出現,廣州人的眼睛就沒有離開過她的臉。只喝了一杯茶,廣州人便赤裸裸地提出“我想讓你當我的情人”。玲子想都沒想,就答應了。4000多元錢的最新款手機,3000多元的鑽戒,不到半個小時,就統統“武裝”到了玲子身上。晚上,玲子和廣州人去了一家星級酒店。玲子說,儘管是第一次,但她一點也不害怕,一切都來得很自然。當晚,他給了玲子一萬元的現金。
  從此,在16歲的同齡人還背著書包過著教室——食堂——宿舍三點一線的生活時,玲子也過著酒店——娛樂——購物三點一線的生活。
  讀大學抬身價
   玲子說,三年來,與她交往的男人都不能叫情人。因為情人,畢竟還有一個情字。她只有一個目的:利用他們,享受生活。
   儘管玲子每個月有不菲的生活費,但她仍然做著城市伴遊小姐,因為她要不停尋找新的“獵物”。遇到更好條件的,她就“炒”掉上一個“情人”。為了讓公司把更多的業務給她,玲子主動提出:不要伴遊的提成。
   就這樣,玲子在一個又一個的男人懷抱中,放縱著自己。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玲子慢慢長大了,胃口也大了,一般財富的男人,她不想浪費時間。但同時,玲子發現,她“中意”的男人的要求也高了,他們喜歡大學生,特別是在校大學生,更是他們相互炫耀的資本,他們更樂意開著豪華轎車,去校園接自己的情人。沒有文憑的玲子,有些失落了,她決定迎頭趕上。
   去年9月,玲子報名進入市內某大學讀自考。成為大學生的玲子,身價高了許多。新結識的一個情人還帶著她去了新西蘭旅遊。
  意外懷孕
   從國外回來,剛滿19歲的玲子發現自己懷孕兩個月了,對玲子來說,肚中的孩子就像是一個毒瘤,讓她感到從未有過的羞辱,她甚至不能明確判斷誰是孩子的爸爸。玲子幽幽地說道。
   在懷孕確診的當日,她去電信局申請了手機停機,玲子決定結束以往荒唐的生活。第二天,她去了醫院,看著那些有愛人陪伴的女人,玲子覺得好孤單。
   從此,玲子開始逃避,她用寬大的衣服把自己包了起來——胎兒已經6個月,再不“處理”就不行了。
   玲子的故事講完了。她也從回憶中醒了過來,蒼白的臉上掛著慘澹的笑容:“墮落的浪漫就要結束了。”

 

指壓 按摩 舒壓 舒壓 小姐 外約 按摩 全套 外約 半套



上一篇:“伴遊小姐”為何盯上了女大學生?   |   下一篇:畢業生上班不如去當伴遊小姐
© 2017 版權所有